Hi,欢迎您来到工业用布网

四年后,再次遭遇“超级轮回”!大事件“定”市场, PTA依旧在“刀尖上行走”!

   日期:2019-09-23     浏览:161    
核心提示:2015年,对国内PTA行业来说,两件大事深刻影响着整个行业:其一是浙江远东石化320万吨/年PTA装置因业主资金链断裂而被清算,装置随之停产;其二是福建漳州腾龙对二甲苯(PX)因发生事故停产,其下游PTA装置原料断供而停止运行。
 2015年,对国内PTA行业来说,两件大事深刻影响着整个行业:其一是浙江远东石化320万吨/年PTA装置因业主资金链断裂而被清算,装置随之停产;其二是福建漳州腾龙对二甲苯(PX)因发生事故停产,其下游PTA装置原料断供而停止运行。
 
 
 
国内PTA行业首次出现了资本持有者不是新建产能,而是靠重组掌控PTA实体的新业态,成为国内PTA行业有史以来最大的资产重组:华彬接手远东;福建国资接手腾龙PX及下游PTA九成股份,成为国有资本控股企业。
 
 
 
两起重组涉及产能770万吨/年,这是国内化工行业过去难得一见的资产易主。
 
 
 
重组后的两大企业继续保持着四大PTA生产商的两席,对国内PTA行业具有影响能力。2017年底,两大企业在退出运行两年之后,部分装置重新启动,形成市场供应能力,因此国内PTA没有出现石化行业整体的景气。目前国内PTA产地主要集中在辽宁、江苏、浙江、福建,产能集中在四大企业。
 
 
 
产地集中、产能集中,产能过剩,供求周期将不再明显,龙头企业逐步掌握了定价权。
 
 
 
而自从去年九月开始,PTA的价格就持续下跌,从9000以上一路降到5000元/吨左右,产能扩张带来的PTA价格滚动下行似乎与2012-2015年时期非常相似。
 
 
 
而2019年运行至今,对PTA行业来说,同样有两件大事深刻影响着整个行业:
 
 
 
1、恒力石化炼化一体化项目PX的投产成为聚酯产业链利润变化的拐点。
 
 
 
由于PX进入产能集中投放期与PTA产能增速放缓呈现了不均衡格局,特别是近几年下游聚酯投放力度加快,促使聚酯产业链利润逐步向PTA倾斜,2019年PTA利润扩大至1700元/吨。
 
 
 
2、2019年伴随着桐昆、新凤鸣以及恒逸等新装置投产,进一步提升了聚酯行业集中化。目前桐昆、新凤鸣以及恒逸产能已占整个聚酯的30%以上。
 
 
纵观目前的聚酯产业链,PTA产业链上游、中游和下游均进入不同的发展阶段。聚酯行业特征将呈现多元化的趋势。
 
 
 
政策加持,利润驱使下中国开启PX产能扩展新纪元,进口依存度大幅下滑
 
 
近年来宣布建设的PX装置多为炼化一体化项目的一部分,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恒力石化年产450万吨的PX装置以及浙江石化年产400万吨的PX装置,两套装置的产能规模在业界可谓是航母级别。除此之外,作为恒逸集团海外产业链布局上的重要棋子,恒逸石化文莱炼化项目的PX装置也将服务于其国内的下游生产。
 
 
 
如上表估算大型民营PTA工厂原料供给缺口仍在,但相较于实际需求来说,原料外采敞口已大大缩窄。2019年中国PX的名义新投产能增量在950万吨,当年有效新投产能增量约在510万吨(根据投产时间折算)。
 
 
 
该数据叠加今年复产的福海创PX装置,2019年PX有效产能增速在55%左右,PX产业由此可以认为进入了发展快车道。因此,亚洲范围内PX供应过剩问题将于年内凸显,PX价格走势远期承压趋势明显。
 
 
 
2019年Q4-2020年PX存在浙石化、东营联合、海南炼化以及中化泉州总计700万吨新增产能投产计划。伴随着国内自给率的提升,未来PX进口依存度将由目前的60%下滑至不足30%。
 
 
 
PTA进入产能投产高峰,行业竞争格局加剧
 
 
目前PTA市场份额大量集中在民营企业手中。其中最大的供应商为逸盛石化,累计有效产能在1305万吨/年,占目前中国PTA总产能的29%;紧随其后的是恒力石化,累计有效产能在660万吨/年,占总产能的15%。
 
 
如下表所示,华东地区产能较大的PTA工厂都有配套聚酯产能,供需基本可以保持平衡状态。而由于逸盛和恒力的巨大产能优势,聚酯工厂的合约货源以及流通现货主要来自于这两家企业。
 
 
 
相较于小型聚酯工厂,聚酯龙头企业更容易受到原料货源的制约。为了保证原料供给稳定性、抵御价格大幅波动带来的风险、掌握定价的主动权,聚酯龙头企业开始向上游产业链试探。前有桐昆集团做了良好的范本,同城企业新凤鸣集团也从原来专注涤纶长丝业务向PTA产业延伸。
 
 
 
2019年Q4-2020年PTA存在恒力石化、宁波逸盛、新凤鸣、虹港石化、福建百宏等总计1880万吨新增产能投产计划,未来PTA行业竞争将进一步加剧,未来再度进入低加工费区间,行业利润将逐步向聚酯转移。
 
 
 
聚酯行业集中度趋势不变,差异化纤维成为行业角逐新战场
 
 
数据显示,2019年聚酯新增产能约在439万吨,名义新投产能增速仅在6%左右。这主要是由于聚酯行业在经历了2017-2018年聚酯产能高速投放后疲态初显,成品库存压力增加。在过去四个月中,终端织造工厂被动性补库为主,由上游释放利好推动的高产销状态并不具有持续性。因此,聚酯行业面临着旺季不明显的尴尬处境。
 
 
 
作为聚酯行业最大的下游,纺织部门的统计数据并不十分乐观,因此,在宏观经济长期趋弱,终端库存和盈利压力增大负向反馈至聚酯行业的情况下,部分装置有推迟投产的可能性,实际投放产能或低于预估。另外,通过大幅促销拉动产销数据也将对聚酯工厂利润施压,开工负荷有相应调整的可能性。
 
 
 
虽然2020年聚酯存在595万吨聚酯产能计划投放。因生产工艺的限制,近两年聚酯产能投放仍以桐昆、新凤鸣以及恒逸等企业为主,未来行业集中度提升的趋势不变。但由于常规化产品竞争优势的转弱,差异化纤维成为聚酯行业角逐的新战场。
 
 
 
中美贸易战拖累终端行业,加速终端行业转移以及纺丝行业出口。美国对中国加征关税中涉及近410亿美元纺织及服装行业,未来贸易壁垒将愈发严重。且由于国内人工成本过高,终端服装行业已经呈现向东南亚进行转移的趋势,伴随着中美贸易战的升级,服装行业东南移的趋势将进一步加速,与此同时,由于东南亚地区聚酯产能增速缓慢,这将加剧纺丝行业出口。来源:卓创资讯、安迅思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知识

  • 上海积荣塑料托盘制造有限公司
  • 济宁市润煤工矿物资有限公司
  • 长葛市腾源汽配有限公司
  • 北京市昊辰永兴科贸有限公司
  • 佛山市亦轩塑胶有限公司
  • 意升帆布(深圳)有限公司
  • 河间市金帆蓬布厂
  • 故城县青罕顺通帆布厂
  • 河源市广盛兴帆布厂(东源分厂)
  • 长葛市扩元机械有限公司
  • 西安市浐灞生态区华耀帐篷经销部
  • 许昌捷工机械有限公司